目前日期文章:201306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雖然莫諾對於墨楓沒死去感到很可惜,但他還是要幫他好好處理一下傷口。莫諾把醫療箱從櫃子拿出來,把墨楓身上的衣服都脫光。莫諾可以看到墨楓身上大大小小深淺不一的刀傷,甚至有被子彈擦傷的痕跡。

 

莫諾用消毒藥水替墨楓消毒一下,免得傷口發炎,然後拿紗布幫他包紮一下。過了不知多久,墨楓終於醒了。墨楓動了動手腳,雖然還是有點痛,不過沒之前那麼嚴重了。墨楓看著莫諾坐在他的旁邊,而他身上明顯已經處理好的傷口,墨楓感到十分的錯愕。想當初他只是傷到了右手,一時不能自己處理傷口,白漓叫莫諾幫忙處理一下他傷口,結果莫諾等他流血到快失血而死才幫他止血。事後他身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不少傷痕,而且莫諾不知在他背後用刀寫了什麼,白漓看到之後跟他冷戰了一個月,完全不理他。

 

莫諾感覺到墨楓錯愕的眼神便道:「阿漓還有事要找你,你剛剛都快死了,要是我下手一個不小心弄死你了,我可糟糕了。」

珞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我叫莫麒,今年高三,在學校是一名默默無名的學生。父母早在我小時候就不在了,對於他們我沒什麼的印象,這些年我都是跟祖父一起生活的。但在前年祖父也離開了,這讓我傷心了很久,因為我再也沒有別的親人了。

 

我自己一個人住在公寓,早上上學晚上工班,過著半工讀的生活。免強能養活自己,而在祖父離開了之後我開始了寫網誌,寫的不是日記,而是小說。雖然只有短短一年的時間,但我也算得上是一個略有名氣的網絡小說家,這讓我的負擔減輕了不少。

 

我平常都在看書,有時候是小說,有時候是散文。基本上什麼類型的書,我都會看。因為我總感覺書裡的世界比起現實更有趣,甚至有時候我會認為書裡的世界比現實更真實。

珞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  • Jun 26 Wed 2013 10:27
  • 置頂 序章

每個人從出生就被賦予了一個名字,名字是一種的束縳,當別人呼喚你的名字的時候,而你停下來回應了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人被賦予了名,也被賦予了喚名的能力。只是在經過了長久的時間,人慢慢淡忘了自己的本能。

 

在現在通過喚名而成立的束縛的能力淡了,大部份的人其實用不到往時萬分之一的能力。叫喚別人的名字就是件很普通的事情,很多人甚至有很多不同的稱號。在時間的流逝真正懂得如何運用自己的能力的人也越來越少。

 

喚名,聽起來像是件很簡單的事情,大家每天都在做。但真正的喚名你又懂多少?

珞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悶油瓶再次牽起我的手,帶著我走。我們向前走了一會兒,就遇上一個分岔口了。但悶油瓶就像是在自家後花園一樣,感覺他好像對這的路熟悉到不行,二話不說帶著我走進右邊的路口。然後接著我們每走一段路,就會遇上一個分岔口,悶油瓶都像是不用思考的一直走。到後來,我也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哪了。我想要是現在不小心跟悶油瓶分開走了,要我走回原來的地方,我猜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

我越走越感到奇怪,明明剛剛在山洞都是比較乾燥的,可是現在卻恰好相反。而且在路上我慢慢的開始看到一些我叫不岀名字來的植物在石壁上,但悶油瓶就好像啥事都沒發生一樣,還是一臉淡然的一直走。我總是不時在想悶油瓶是不是真的在生死關頭的時候,他的臉上才會出現一絲的表情。

 

不知道走了多久,悶油瓶終於停下來了。映入眼裡的是一個畢生難忘的畫面,我不懂該怎樣去形容。人們常說的世外桃源,我想也不過如此吧。映入眼裡的是一片盛開的桃花樹樹林,裡面的空間算不上廣闊,但我想應該足夠容納百餘人。在靠左邊的的位置有個水池,雖然看不出水源在哪,但從水池的水的流動可以知道這水池的水是活水。在直望的方向有一個洞口,讓有足夠的光線進入山洞。

文章標籤

珞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悶油瓶一直拖著我的手走,說真的在進山洞後的環境一路都很安全,不像我們以前下的斗。沒有哪次不是九死一生,能活著出去就該慶幸了。一路上遇上的不是血屍,就是禁婆沒一樣好東西。人們常說好奇心殺死一隻貓,現在我就是那隻貓了。

 

我們一直往前走,走了都快三十分鐘了。以我們的速度,一個普通的山洞也差不多該到盡頭了吧,可是從手電筒微弱的光線,可以看到我們還可以繼續往前走不知多久。靠!這根本不正常嘛,這不會真的是一個斗吧…我轉頭,偷偷的看了悶油瓶一眼。我敢肯定這悶油瓶一定知道我在看他,他卻繼續走沒理會我。也就是說他根本不願意解釋。悶油瓶不願意解釋的話,不論我怎樣都不可能從他口中套出什麼話來。這從以前的經驗中就知道了。

 

終於在我快要忍不住要開口問悶油瓶的時候,他終於停下來了。不過在我面前的不是一道石壁,而是一個斷崖。在隔了目測大概有三十米的對面我猜應該是我們的路程的一部份。看著悶油瓶開始把工具拿出來,我有種想揍他的沖動,這樣的高度要是掉下去不死也活不了多久。

文章標籤

珞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